50嵐愛好者

◆ 環保節能模式更新中
◆ 喜歡我的文可以給個愛心,感謝
◆ 留言基本上都會回,如果沒有一定是三次元太忙
◆ 自我介紹
大家好,這裡是這裡是五十嵐愛好者
50嵐、飲料、50怎麼叫都可以
主要更新作品:YURI!!! on ice,維勇左右固定
最近追番:香蕉魚
小透明文手,有什麼建議請輕拍提出,感謝
產出量:1本/年(今年已達標
------
同人創作筆名半百山嵐

https://goo.gl/forms/8VHzJgWNieTA95sS2 (刊物感想箱&留言箱)
https://mukuro8375.weebly.com/ (個人網站&作品集更新)

【維勇】Parachute (18)

靈感來自玥餅娘製作短片

盡量不OOC

CP:維勇

前言:趕在十話放送之前寫完了,累

-----

  在紐約的情人節商演順利落下句點,原本打算和勇利玩到三月份的維克托,卻因為一通來自日本的電話,讓他們不得不打斷行程。

  以上,來自維克托‧尼基福羅夫超級不捨的前情預告。

 

  晚上十點,甘迺迪國際機場。

  維克托坐在機場大廳的長凳上,剛剛在飯店時接到的噩耗,他雙手交錯放在大腿,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種事。

「維克托,別露出那種表情啊。」從機場商店買咖啡回來的勇利,看到維克托在平光眼鏡下不安的抿唇,把手中溫暖的咖啡靠近他的手背「真利姐會沒事的。」

  坐到戀人的旁邊,勇利讓肩膀靠在維克托身上。

 

  原本兩人打算在商演結束後,愉快的在美國玩上一陣子,可是就在行程開始前,勇利接到了姐姐真利的電話。

  從手機中傳來真利虛弱的聲音,讓勇利心臟一震。

「那個、勇利,對不起現在打給你。」真利帶著一點猶豫,這樣拜託在紐約的弟弟,她也是沒辦法了。

「欸-真利姐怎麼了!」勇利焦急的回答,在讓一旁在準備明天行李的維克托也停下了動作。

「其實昨天在浴池清理的時候,不小心被外國的客人撞倒,主治醫生說狀況有點嚴重,希望我能在醫院觀察一陣子。」真利無奈的說著,自己頭上被繃帶包成白色大粽子,明明沒有這麼嚴重的「爸爸媽媽說什麼都不願意讓我出院,可是現在的時間又是中國的春節時段,烏托邦的外國客人都需要英文溝通的,總不能一直麻煩美奈子老師,現在要找到工讀生也……。」

「恩,這邊已經沒什麼事了。」勇利看了眼手錶,現在是九點鍾,如果現在回去的話可以在晚上十點左右回到家「我會搭今晚的班機回去,真利姐你放心。」

「謝謝你,勇利,真是幫了大忙。」真利發出悶悶的笑聲,一直以來對勇利都是女強人的姐姐,現在居然虛弱的拜託自己事情,勇利忍不住紅了眼眶。

「學姐-!不是要你不要用手機嗎!」電話裡傳來優子的聲音,在抱怨了真利作為病人的失職後,給勇利一個放心的回答「勇利,我們會在這裡照顧真利的,也會幫忙烏托邦,不用回來也沒關係喔。」

「優子-。」

「真利學姐別在亂動啦,要好好修養。」優子拍了拍想奪走手機的真利,伴隨著滑冰三姐妹的三重奏。

「優子姐,我…還是想回去。」勇利抹了一把眼睛,堅定的說著。

  要是以前的他可能就把事情全部丟給了優子他們了吧,勇利自責的想著。
    直到維克托當他教練後,勇利才慢慢知道在這個家裏,最小的他永遠是受與者,有著充足的時間和富餘的資金去做喜歡的事,在去年賽季結束後,勇利除了練習之外,也開始幫忙烏托邦的生意,一個月的幫忙下來,勇利也開始明白父母和姐姐是怎樣的辛苦。

「嗯…好吧,勇利你確定好時間之後,我會讓阿豪去接你的。」優子也沒反對,再次叮嚀勇利要把時間告訴阿豪後,關掉通訊。

「真利怎麼了嗎?」維克托看著勇利的表情,感覺到戀人的不安。

「…對不起,維克托,這次好像不能和你去玩了。」勇利低著頭「對不起-。」

「是發生什麼事了嗎?」維克托握住勇利的雙手,對於能不能去旅行的事情他其實一點也不在意。

  把事情說了一遍,勇利看著維克托眼中溢滿出來的擔心,讓勇利想到俄羅斯賽上,維克托聽到馬卡欽咽住後的表情。

「沒事的,真利姐還可以打電話來表示沒有問題的。」原本擔心的情緒好像降低不少,勇利反過來安慰維克托,「不過我想要回去一趟,現在應該還有班機吧。」

「有的。」維克托立刻回答,一把抓過自己的行李「行李我們也都準備好了,現在就可以出發。」

  勇利一看到維克托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幹嘛,立刻拒絕了維克托「不行,維克托,這個不能麻煩你,何況你在三月就要回俄羅斯訓練了,要好好休息。」

「但是…。」維克托煩惱的雙手搭在勇利的肩上,在旁邊趴著的馬卡欽也撲上了勇利的大腿。

「沒關係的,馬卡欽也是。」勇利摸了摸維克托的頭,也安慰著在腳邊的馬卡欽「我可是要待上一段時間,總不能讓馬卡欽一個人在這裡啊,維克托。」

  的確,現在讓寵物拖運要花上一段時間,那時候自己也要準備回俄羅斯,維克托煩惱的靠在勇利的肩膀。

 

  時間很快就到登機前半小時,勇利也準備往樓下的安檢區前進。

「勇利,回到日本後要打電話給我。」在電扶梯前,維克托突然緊緊的抱住勇利「就算分隔兩地,我的心是用永遠在你身邊的。」

「嗯。」

  告別了維克托,勇利讓電扶梯帶著自己往下移動,剛剛的場景還真的很像呢。

  勇利想起去年俄羅斯站發生的事,他並不後悔當時讓維克托回去的決定,那時候自己是怎麼想的呢,不想讓維克托做出這麼困難的決定,犧牲一點自己也沒關係,因為有沒有維克托的存在,自己都是一樣辛苦的阿。

  那現在呢,他轉頭看像手扶梯頂端,雖然已經和維克托拉開一段距離,但是勇利還是能清楚的看到他的充滿不捨與難過表情。

  笨蛋,既然說了那種話就別露出後悔的表情啊。

  不知道怎麼的,自己的雙腳不由自主的在手扶梯逆向奔跑著,勇利站到維克托的面前,雙手捧住了男人的臉親吻。

「維洽,再見。」

  直到看到勇利消失在視線中,維克托才從震驚的狀態緩過神,食指輕抵住下唇。

  這是勇利第一次在外面主動親吻自己。

 

 

  雅科夫看著在冰場上滑行的維克托,原本依他的個性會玩到要四月份才回來總部訓練,沒想到這次不到三月,這傢伙就精神奕奕跑回俄羅斯。

  不過還真讓人火大阿,雅科夫揉著眉頭,這個在愛情海中漂浮的男人,真想一拳揍下去,雖然他不怎麼反對維克托和勝生在一起,但是這裏可是俄羅斯阿,混帳。

  要是因此暴露了什麼讓媒體知道,這裏肯定會成為粉絲攻擊的地方,想到自己昨天批准的資料,雅科夫覺得自己所剩無幾頭髮似乎又要消失掉不少。

「阿拉,雅科夫,事情忙完了嗎?」看到冰場邊的教練,維克托滑動腳下的冰刀。

「哼,你的曲子準備得怎麼樣了?」

「阿哈哈哈,很順利阿。」維克托擺了擺雙手,無所謂的說著

「既然這樣…。」想到剛剛再次跑來和自己表達辭職意願的作曲家,雅科夫努力抑制著自己好不容易降下的火氣「就不要在把那些作曲家嚇跑了!你知道要請一個專門幫你製定曲子的作曲家有多難找嗎!」

「哈哈。」

「鈴-。」在矮牆旁的手機鬧鈴響起,維克托立刻無視了在訓話的教練,把自己的冰刀套套上,三步併兩步的離開

  這家夥根本沒有成長,雅科夫覺得自己的怒氣似乎要到達極限,既然這樣他也不用把那件事情告訴他了。

 

  一整天練習結束,維克托坐在自己的床上,現在是晚上六點,日本時間正好是凌晨,他不斷滑動刷新SNS的頁面,一邊等待某人的電話,手機響起,維克托立刻按下通話。

「抱歉,剛剛有點忙。」勇利剛剛從大量的碗盤收拾解放,現在坐在自己房間的地板上,身體靠著床墊「然後呢,那個被你氣炸的作曲家?」

「大概又跑去跟雅科夫告狀了,中午的時候雅科夫還念了我一頓。」

  聽著維克托帶著小抱怨的口氣,勇利忍不住笑了起來「雅科夫教練也真辛苦呢。」

「勇利-。」聽著勇利的笑聲,維克托也不自覺的勾起笑容「烏托邦現在還好嗎?」

「嗯,就是有點忙,不過姐姐的傷勢已經好了不少了,今天已經開始在旅館做一些輕鬆的事。」勇利回答,一邊玩著自己的腳趾「明天就要回覆練習。」

「是嗎,教練的事找的怎麼樣了?」

「嗯,大概…。」

「沒關係喔,勇利可以慢慢選。」維克托沒催促勇利,並且大方的賣掉自己的教練「如果勇利找不到教練可以來俄羅斯阿,雅科夫肯定會幫忙的。」

「恩,維克托哪裡怎麼樣,天氣有變溫暖嗎?」勇利忍住自己的笑,看來因為早上的事情,雅科夫還沒把事情告訴維克托。

「有喔,勇利想來看我嗎,真高興,到時候帶你去吃莫斯科的美食。」

  勇利笑著回答,他能想像維克托臉上的愛心微笑,如果現在在他的身邊肯定是想把自己抱起來轉三圈。

  一想到自己已經離開維克托十一天,勇利突然又有種想哭的感覺,此時從窗戶灑進銀白的月光「維克托,你那邊今天有月亮嗎。」

「嗯,像微笑一樣的下弦月呢,十分漂亮呢。」

「我這邊的也是,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呢(月が綺麗ですね)。」

「欸,勇利剛剛說什麼呢?月亮?」

「啊,抱歉,翻譯過來是今天的月亮很美。」沒想到自己這麼小聲說話都被維克托聽到,還好維克托的日文只限於日常的對話和單字,勇利想到這裏就放下心。

「是啊。」

  突然間,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,從手機裡傳來對方被擴音的呼吸聲,僅僅是這樣都讓他們覺得滿足。

「啊,勇利那裏快兩點了吧,早點休息吧。」

  勇利看了眼手機屏幕上的時間,現在快兩點了,不知不覺就就過了一個多小時,聽到在電話另一邊的戀人催促自己去休息,勇利幸福的把手機放到唇邊。

「嗯,維克托也是。」

「勇利,在這之前-。」突然,維克托提出了一個要求,低沉的聲音在擴音效果下更顯得迷人「想聽你叫我維洽。」

「诶-。」

「之前在機場的時候不是說了嗎,還吻了我。」

  想起在那時電扶梯之吻,直到現在勇利都還覺得臉上發熱,還以為經過十幾天維克托早忘了這件事情,自己當初究竟是怎麼想的。

「恩、恩…晚安,維洽。」害羞的叫著戀人的小名,勇利覺得自己臉上的紅暈肯定又深了一個色塊。

  心滿意足聽到小名的維克托,愉快的回答著「晚安勇利,我也愛你喔。」

  聽到突然的告白,勇利一個手滑,手機不小心落到榻榻米上,但他再也沒有多餘的勇氣回複維克托,自己的告白被維克托聽懂了??!!!

 

 

  三月開始,俄羅斯的天氣也逐漸回暖,選手們從放假狀態離開,一個個的出現在冰場上。

  今天在俄羅斯滑冰訓練場中,維克托正心情愉快的上冰徘舞,作為師弟的尤里也跟著在旁邊訓練。

  第三個四周跳,尤里額上浮出無數個【井】字,這個自大狂到底是吃錯了什麼藥,全身散發著粉紅的氣息。

「維克托,今天狀態很不錯啊,把我的曲子跳成這樣。」尤里語氣惡劣,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在排舞阿。

「嘛,尤里歐不知道也是應該的啊,這可是戀愛中的人才有的狀態啊。」維克托再次跳出四周跳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好心情裡「你說勇利會什麼時候來呢,在這裡打算住多久呢,我要帶他去哪裡玩呢。」

  媽的、智障。

「吶吶,尤里歐提個意見嘛,老是皺著眉頭會變成小老頭喔。」

「煩死了,要比老的話你才是,危險的髮際線-!」

「小老頭。」「禿子-!」

  維克托直接用身體上的優勢,直接把人從後面抓起,二話不說的旋轉起來。

「維洽、尤里,別在冰場上玩鬧!」雅科夫叱喝在冰場上鬧的歡的兩人,維克托放下了還有點頭昏的尤里,臉上笑嘻嘻的看著教練,十分欠揍。

  雅科夫搖搖頭,再次交代兩人別在冰場上玩鬧,他一邊接著電話走出了訓練場。

「雅科夫怎麼了?」意外的沒聽到雅科夫咄咄逼人的責罵,維克托有些意外,問了在一旁的尤里。

「誰知…似乎是有新人要來吧。」本來不打算搭理維克托的尤里,再看到對方朝自己伸出的雙手,不情願的改了回答。

「新人?」

「恩,最近雅科夫招來的新教練,要跟他學習一陣子。」

「是喔,跟我沒關係呢。」維克托不感興趣的回答「尤里歐還是要快點學會新的四周跳,不然要打贏JJ是很困難的喔。」

「煩死了-!」尤里憤怒的回答,但是想到一直被瞞在鼓底的維克托,心中的不滿稍微降低了一點。

  雅科夫把在冰場上的學生們都叫了過來,把在自己身邊的男人介紹給大家。

「這是葉菲姆教練,我的師弟,今天他會正式加入這裏。」

「我是葉菲姆‧伊凡维奇‧瓦列里,請多指教。」有點偏瘦的男人,年紀似乎只差雅科夫四、五歲,頭髮還非常的茂密。

  維克托從遠處看了一眼,看雅科夫沒什麼要交代的事情,便開始刷起自己的IG頁面,現在在日本應該是晚餐時間吧,勇利那裡肯定恨忙的,真想和勇利說話阿。

「這是我要帶的強化選手,對俄語還不是很精通,不過你們都應該都見過他。」葉菲姆對門口招了招手,一個亞裔男子推門進入。

「你們好,我是勝生勇利,很高興見到你們。」用著不熟練的俄語,勇利磕磕巴巴的說著,當然被在旁邊的尤里嫌棄了一番。

  一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,維克托立刻從手中的IG頁面抬頭,不敢置信的看著出現在眼前的人。

 

「維克托,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對結伙伴,請多指教。」

 

【全文完】

 


-----

終於寫完了,可能用詞有點怪,剛寫完自傳實在改不太過來

可以放心的看10話了

全文字數4400+,二合一?

-----

終於從10話暫時脫身,感謝 @战小咪 抓出時區的BUG

全文字數4600+,等等準備補個後記

评论(22)

热度(1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