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嵐愛好者

◆ 寫寫萌文、大愛紅茶拿鐵
◆ 喜歡我的文可以給戳個❤
◆ Plurk 【日常窺屏中】
https://www.plurk.com/mukuro8375
◆ 目前YOI中毒ING

【維勇】Stealth (10)

沒有連假,但是還是盡力寫了

希望你們喜歡

包括之前的部分再加1777字,全文3156字

◆維勇百粉點文

◆人物角色們一腳踏入了OOC的池子中

◆靈感來自@糖莲子 大大的軍服

◆設定靈感來自全金屬狂潮 、新世紀福音戰士、齊木等,詳細設定請走→

◆設定 AU,聯邦上將×上將副官

-----

「Wow,這是勇利的房間嗎?」維克托站在房間中央,目光不斷打量著房間內的擺設。

  似乎是因為回來的時間並不長,勇利的房間內只有書桌和床有使用過的痕跡,換洗的衣物被隨意放置在床旁的矮櫃上。

  維克托看向矮櫃上熟悉的藥瓶,微微皺起眉頭。

  雖然勇利跟自己解釋過,藥罐裏裝的是普通的維生素藥錠,但他曾趁著勇利不注意時偷看過裏面的藥錠,並不是市面上販賣的任何一種藥品。

  注意到維克托的目光放到美奈子老師給自己的藥上,勇利不著痕跡的上前擋住維克托的視線,一邊轉移話題:「上將,能請您說明一下目前的情況嗎。」

「軍部那裡已經傳消息過來了,到底是什麼樣任⋯⋯」從口袋中拿出手機,當勇利準備點來自軍部的信息時,一隻手直接抽走手中的手機。

「勇利⋯⋯想知道?」看著被抽走的手機在空中晃了晃,加上維克托一臉不懷好意的笑容,勇利冷不防的向後退了一步。

  察覺到勇利想躲的念頭,維克托也跟著往前一步,兩人從原本半個手臂的距離漸漸地縮短,直到勇利發現小腿碰到床緣的時候,他與維克托的距離幾乎是鼻尖碰鼻尖了。

「等、等等,上將你靠的太近了。」勇利連忙撇過臉,但是蔓延到耳朵的紅潮完全暴露慌亂的情緒。

  鼻腔裡有股若有似無的甜味,這是屬於勇利身上的味道,甜膩的讓維克托覺得心癢難耐,忍不住繼續逗著他:「勇利,我現在可是休假期間喔,還要那麼嚴肅嗎?」

 

「直接喊我的名字吧,勇利。」

 

「可是⋯⋯這、這樣不符合⋯⋯」還想說些甚麼,但是在對上那雙深藍色的眼睛後,拒絕的話語便哽在喉嚨中。

「在這種地方糾結不是很沒意義嗎。」維克托笑著,身體繼續往勇利貼近靠近:「勇、利。」

「唔咿⋯⋯是⋯⋯維克托。」傳入耳中的低語像是一道使人聽話的咒語,讓勇利頭皮發麻、全身發軟,最後只能支支吾吾的回覆著。

  不同於過去ALPHA霸道的支配感,整個人像被蜜糖浸泡的錯覺,勇利不得不再次運作起【解析者】,抑制住自己想要投入維克托懷裏的衝動。

「好孩子。」聽到勇利妥協下來的稱呼,維克托露出了一個孩子氣的微笑,接著給了勇利鼓勵性的摸頭。

  大掌在頭髮上溫柔的撫摸,力道似乎透過頭皮傳到自己的大腦上,讓自己的【解析者】強制性的停止運作。

  沒想到居然會這樣,勇利緊咬自己的舌尖,雖然已經預想過可能的情況,但是僅僅是這樣的觸碰就能停止住【解析者】。

「勇利,怎麼了嗎?」察覺到勇利的狀態有些不對,維克托停下了摸頭的動作。

「沒事。」舌尖上的血腥味讓勇利回過神,快速的拍開還停留在自己頭上的手,對維克托說:「我先整理一下房間。」

「誒,這樣就可以啦,勇利不想跟我一起睡嗎?」

  他到底知不知道⋯⋯,勇利忍下腦中不斷想與維克托親近的OMEGA本能,轉過身子開始整理床上用品:「我不習慣和別人共用一張床,維克托。」

  勇利突然強硬起來的態度,維克托不需要用到能力就知道自己已經碰到底線。

  他明明知道該停下對勇利得寸進尺的要求,但從嘴裡吐出的話卻是再一次的要求,「真的不行嗎,勇利。」

「不行,上將。」一點停頓也沒有的回絕了維克托,接著把人推出了房間:「麻煩您在外面待一會,我馬上就好。」

「等--。」

  木製的門隔絕了維克托未說完的話,闔上門的瞬間,勇利似乎也失去支撐身體的力量,整個人癱坐在門板後。

 

  他不能放縱自己OMEGA本能,貪戀維克托身上ALPHA帶來的感覺。

 

  一兩分鐘過後,勇利才從地上慢慢站起,從藥品裡吞下了平日兩倍的藥量。

 

* * *

  

  有別於軍區別墅裏的寧靜,鄉下窗外的流水與蟬鳴聲宛如助人入眠的曲子,對這裡的住民帶來一個又一個的美夢。

  但對維克托來說,現在還不是沈睡的時刻。

  從底下傳來細小而平穩的呼吸聲,像是羽毛般輕輕地滑過自己的心臟上,牽動著他每一絲神經。

  維克托悄悄地從床上起來,在熟睡的勇利身旁跪下,眼前副官的臉蛋被柔和的月光打亮,小巧的鼻子隨著呼吸微弱地顫抖著、八字眉微皺起,似乎有著化不開的憂愁,讓人想為他撫去那些煩惱。

「⋯⋯為什麼要讓我在這個時候遇見你呢。」維克托伸出手觸碰那張熟睡的臉,一邊喃喃自語。

  來到聯邦已經有三個多月的時間,也代表自己和勇利已經貼身相伴百日,但是短暫幾天的分離,已經讓維克托意識到勝生勇利對自己來說,早已不是當日一時興致而來的想法。

  成為軍研部的管理者後,無論什麼時候,當自己回頭一看,這個可愛的BETA副官總是會在自己身後,為自己打理各種疑難雜症。

  會因為自己的任性而不悅,因為自己的固執而擔憂,也會為自己被認可而高興,和以前接觸的那些一板一眼的軍人不同,深深地吸引著自己。

  維克托想起勇利離開的第一天,被雅科夫責備自己魂不守舍的狀態,也是這時他才明白,他對勇利的依賴已經遠遠超過自己的想像。

  制止住自己想把人召回的命令,但是第二天、第三天⋯⋯,想要見到勇利的想法越來越強烈,所以從總統那裏接下任務時,他想也沒想、直接指定勇利作為這次任務的同行者。

 

  然後,他拋下了軍研部那堆成小山的文件,來到了孕育勇利的這個小鎮。

 

「唉⋯⋯。」但是見到了又能怎麼樣呢,想到這裏,維克托忍不住嘆了口氣。

  他看著在自己右手內側的圖文,雖然已經淡的快看不見,可它時時刻刻提醒著維克托,他的命定伴侶是個OMEGA而不是身為BETA的勇利。

 

「如果能在早點遇見你⋯⋯就好了。」

 

* * *

 

  清晨,兩人告別了烏托邦溫泉、乘上一早就在外面待命的軍部車子。

  上車後,勇利隨意的看了一眼,車裏面的儀器和之前跟披集乘坐完全不是同一個等次,不過,讓勇利最滿意的還是不用和維克托肩併肩的後座。

「上將,這次的任務究竟是什麼。」車內與前坐的檔板升起,勇利轉過頭問著一旁的維克托,對上司剛才奇怪的行為感到困惑,居然把馬卡欽都拜託自己的家人照顧:「雅科夫先生那裏不方便嗎?」

  對勇利提出的問題,維克托沒說話,只把食指放在唇上一比、搖了搖頭。

  不用再多問,做為副官的自己瞬間明白了這次機密任務可能與維克托的老東家--帝國有關,依自己的猜測,雅科夫怕是被軍部監視著,避免維克托做出不利於聯邦的事情。

  看著維克托從上車後就收起放鬆的姿態,變回到軍研部公事公辦的臉孔,勇利覺得自己似乎應該做點什麼,正打算開口的時候,面前的擋板突然出現了影像。

「早安,維克托。」很久不見的老人出現在屏幕之上。

「閣下,早安。」「總統閣下,早安。」

「家常話就不說了,維克托雖然這對你來說是一件很艱難的任務,但是現在最適合的人選只有你了。」對勇利的出現沒感到太大的意外,老人僅僅挑了挑眉、繼續對維克托交代著任務。

「我明白,閣下。」

「這是從帝國的北方森林傳過來的照片,注意右角落的樹林。」老人一說完,屏幕上立刻跳出了一張被放大到極致的黑白照片,而裡面所拍攝到的東西,讓勇利繃緊全身的神經。

  原本該是一片漆黑的森林,卻出現了猶如骨骼般的白色線條,對於這個,勇利可是一點也不陌生。

  是異種,還是智慧型態的。

  沒想到會是最糟糕的情況,勇利回想起自己對異種的研究,目前在與異種的對抗中,他們所發現的異種種類分為三種:

  第一,是擁有壯碩體態的,是在戰爭初期和之後主要戰力的普通種。

  第二,也是第一次與維克托相遇時,擁有特殊能力的特殊種。

  第三,是能夠號令前面兩者,並且擁有不下於人類智慧的智慧種。

  智慧種對於異種的軍隊,就像是軍隊裏的將軍,當初會判定已經消滅掉異種的依據,就是維克托殲滅了三個智慧種。

「帝國這方面要求維克托你作為調查總長,他們才願意開放調查。」老人對帝國這樣死都拉不下臉的態度感到不屑,不過異種的出現並非單一國家的事,事到如今只能繼續保持態度:「我方能派出一隊精英小隊,其他的人手由帝國支援。」

「⋯⋯那邊有說負責的事務官是誰嗎?」沉默了一會兒,維克托問。

  老人神情無奈的搖頭,對維克托說:「維克托,任務就拜託你了。」

 

「一定要把那些怪物徹底除掉,為了人類。」

 

「我明白,閣下。」

-----

好久不見,然後我又要繼續潛了

新網址(又要搬家了QQ)

因為某些原因

這次乾脆用了一個新網頁放文

最近在忙工作和CWT-46的事情,很少上LOF了((上次勤奮的我是什麼時候

新網址:WEEBLY


8月份結束之後會更新STEALTH的

雖然現在看到大綱完全不想動筆


じあ 、愛你們、掰掰

【近期報告】

真的,跟大家得說一聲對不起

最近都沒有更新lof《小廢物

一方面是最近文筆手感直線下下滑

另一方面是因為四月底要趕一份稿,所以現在暫時沒辦法更新《stealth》

最近只能盡量產一些小段子在PLURK上

我會盡量少發一點廢噗的,多一些短文的

 【PLURK連結】

謝謝大家不離不棄QAQ

在這裏給小粉絲們跪了


【維勇】Stealth (9)

阿-,終於寫完了QAQ

◆維勇百粉點文

◆人物角色們一腳踏入了OOC的池子中

◆靈感來自@糖莲子 大大的軍服

◆設定靈感來自全金屬狂潮 、新世紀福音戰士、齊木等,詳細設定請走→

◆設定 AU,聯邦上將×上將副官

-----

  就算是BETA,鬧起來酒瘋來也是令人頭疼的,勇利無奈跟著真利收拾起桌上散亂的下酒菜,一邊聽著在門口的寬子對每個客人送上一句【回去小心】的話語。

  將攤在桌上已經醉的不省人事的利夫扶進三樓的臥室,勇利再次回到已經整理的差不多的大廳。

「阿啦,小勇去好好休息吧,這裡就交給我們就好。」寬子拿走了在勇利手上的抹布,另一隻手把人推上樓梯。

「可是-媽媽-。」

「好了、好了,勇利今天從首都回來也很累了吧,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。」附和著寬子的話,真利拍了拍自己的衣擺「這樣的事情對我們來說很輕鬆的。」

「那...我就上去了。」

「對了,小勇要不要用一下溫泉呢,在首都那裏沒有的吧。」寬子看著還在樓梯踟躕不前的小兒子,知道勇利還在過意不去,直接提出了意見「很久沒泡了吧,好好休息一下。」

  久違的踏進自家的溫泉,十點過後的澡堂是禁止客人入浴的時段,在吞下兩顆美奈子留給自己的藥劑後,勇利脫去身上的衣服。

  從入口處的全身鏡看著身體,勇利嘆了一口氣,雖然有刻意的讓自己曬太陽,但是作為一個OMEGA,要擁有粗黑的膚質似乎事一件不可能的事,從前線退下後,偏小麥色的肌膚逐漸轉淡,大概不久又要變回一開始白裏透紅的肌膚。

  身體的線條也是,從戰場下來的結實肌肉已經消失大半,現在只能說是線條漂亮而已,勇利捏了捏自己臀部上的肉,再度嘆了口氣。

  明天還是恢復在前線的訓練吧,勇利想著。

  在淋浴洗去了身上的髒污後,勇利走向煙霧瀰漫的溫泉池邊,當腳尖進入散發熱氣的溫泉水中,他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嘆息「我們家的溫泉,真是太棒了。」

  耳邊還有竹子流水發出的清脆聲響,僅有自己一人的寧靜,也沒有【解析者】的打擾...。

『勇利-。』

  睜開雙眼,勇利手指在自己的太陽穴輕按,沒想到他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會想到維克托。

  右手往後撫摸著在後頸的標誌,勇利想起了剛剛真利對自己說的玩笑話。

  他是不可能喜歡維克托的,也不能喜歡他。

「這一定是副作用吧...。」勇利喃喃自語著,在半個月之後,自己的後頸再也不會有任何的標記,勝生勇利是OMEGA的事實將永遠的被隱瞞起來。

  不久,維克托會有自己專屬的OMEGA,勇利想起那份被自己鎖在辦公桌裏的秘密文件,是總統閣下要自己安排維克托身體檢查的事。

  不用自己多想,這樣的身體檢查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關於維克托的匹配指數。

  藉由血液和信息素,維克托將由電腦匹配出最適合的OMEGA,進而結婚、成家、甚至生子,依照總統閣下所希望的,讓他成為一個真正的聯邦人。

  但是...一想到維克托會標記其他的OMEGA,勇利就覺得心臟疼的快讓自己不能呼吸,不斷的陣痛像是警告自己,他的ALPHA將會永遠離開自己的事實。

  這,一定是短期標記的後遺症吧,他想。

 

  白色的診療室中,一個佔據三分之一大小的掃描儀器正在運作中,勇利聽著在自己身下的齒輪移動聲,接著是美奈子讓他下來的指示。

「嗯,並沒有什麼問題呢。」美奈子用筆的尾端搔著額角,一張張的報告圖從影印機跑出,快速的看過所有的數值,一小段時間過去,美奈子才從那堆報告中抬頭「腦前額葉的活動並沒有什麼改變,不過之前你說過,在前線那時候有曾因為過度使用天賦能力,導致發情期提前的事?」

「是的,那時候有帶著抑制劑,並沒有什麼問題。」

「照理說,你的腦細胞活動應該會更活躍,但是這份資料和兩年前的檢查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呢。」

「美奈子老師,你的意思是...?」

  美奈子扇了扇手中的資料,盯著勇利許久,最後嘆了口氣「那個ALPHA,或許真的有能抑制你天賦能力的本事,但是勇利-。」

「ALPHA的支配力你也是知道的,我不建議你以身試險,你的標記再過一週差不多能消除了,就這樣保持下去吧。」

  看到勇利還有點猶豫的神情,美奈子再次的警告了一次「勇利-。」

「我知道啦,美奈子老師,別用那種眼神看我。」

「最好是。」美奈子看著勇利,根據自己以往的經驗,每當勇利這個樣子...,雖然不放心但是美奈子也不想再多說什麼了。

  反正,那個ALPHA是不可能會來這個地方。

  對著勇利在交代了幾句新藥劑的使用之後,美奈子便揮著手趕人離開「走吧、走吧,把我說的話牢牢的記著啊。」

「是、是。」

  從美奈子的診所一路跑回烏托邦,時間已經來到晚上十點半,勇利撥了撥自己略帶汗液的髮絲,拉開自家溫泉會館的大門。

「汪-。」「汪、汪-。」

  一大一小的身影朝自己衝了過來,害的勇利差點摔倒在地上「小維和…馬卡欽?」

「啊,勇利,你的長官來囉,跟電視上比起來真的很帥呢。」一旁路過的利夫端著客人使用過的餐盤,對著被一大一小的狗狗繞著打轉的勇利說。

「蛤?」等等,長官、馬卡欽?該不會……。

「現在正在男池那裏喔。」

  一聽到利夫說完這句話,勇利連滾帶爬的衝進了標註男池的溫泉中,果然,在這個煙霧瀰漫的溫泉中,勇利看見那個已經一週不見的銀髮上司。

「維、維克托上將,你怎麼會在這裏?」勇利氣喘吁吁的說著,身體裡的OMEGA信息素似乎找到了自己的歸屬,拼命的想沖破勇利用藥劑壓制住的障礙。

  糟糕了,這裡維克托的信息素太濃了,勇利運轉著自己的【解析者】,但是一點用也沒有冷靜的功用。

「勇利,好久不見。」一看到出現在溫泉邊的副官,穿著著普通但十分現形身材的運動衣,維克托覺得這一週沒有勇利在的日子,簡直像是生活在地獄一樣難受。

「我現在也是休假中喔,一聽到勇利這裡有溫泉,就迫不及待的來了。」維克托慢慢的從溫泉裡走了出來,接著完全不在乎自己濕透的身體,緊緊抱住勇利「勇利有想我嗎,我可是很想勇利你呢。」

「啊-,上將太、太靠近了。」勇利臉頰瞬間漲紅,從維克托身上傳過來的水氣、熱氣,以及對自己影響最大的-屬於維克托充滿攻擊性的ALPHA信息素。

  不行了-。

「诶-,勇利?勇利-!」

  一陣兵荒馬亂的情況之後,勇利現在在坐在寬子身邊,完全不敢看著在對面吃著豬排飯的維克托。

  沒想到居然昏了過去,一想到這裏,勇利恨不得把自己回爐重造,OMEGA的身體實在是...。

「超美味-!這是神的食物嗎-!好好吃-!」

「阿拉,維醬可真會說話。」寬子開心的捧著自己的臉頰「勇利也很喜歡吃這個,以前還因為常常吃,身體變的跟小豬一樣呢。」

「媽媽-。」一聽到寬子開始說起自己的黑歷史,勇利忍不住出聲制止。

「是嗎,嗯-很難想像呢。」維克托看著坐在對面的勇利,一邊在腦中想像著副官長胖的模樣。

「勇利在工作中一直都很瘦呢,我都以為是自己交付的工作太多,平時也常常讓勇利陪我到處跑...,總之受到了很多的幫助呢,寬子小姐能教出這麼優秀的孩子,真是辛苦了。」

「不會、不會,我們家勇利才要請你多多照顧呢。」寬子揮了揮手,被維克托毫不掩飾的讚美弄得心花怒放。

  要是他真的認為我辛苦的話,才不會安排我那麼多工作呢,勇利在心中吐槽著。

「勇利在工作上真的幫我很多忙呢,現在一沒有他,感覺整個進度都慢下來了。」維克托對著坐在寬子身旁,面無表情的看著自己的勇利,微笑的轉了個話題「勇利這身衣服很好看呢,是浴衣嗎?」

「這個叫甚平喔,維醬要不要也試試看呢。」寬子立刻拿出接待客人的活力,興致滿滿的對著維克托提出了體驗本地特色的建議「後天也有祭典呢,到時候讓勇利帶你去看看吧。」

「Really?」

「媽媽-。」勇利看著準備跟寬子鬧起來的維克托,揉了揉自己的發疼的太陽穴「上將也是,明天就要回去了不是嗎?」

  從剛剛手機裏的短訊中得知,維克托會出現這裏的原因根本不是之前所說的休假,而是因為聯邦發配下來的任務。

  在短訊上面還寫著必須強制同行,否則將以違紀懲處,看到這一段話,勇利簡直想把這個發送訊息的人給捏死。

「阿,這樣阿,真是遺憾阿。」寬子也沒再多說什麼,從長久與客人打交道的經驗中,她知道接下來的事已經是軍隊的機密要事,轉過身對勇利交代一句「那勇利,今天晚上就和維克托擠一下吧,反正明天就要回去了。」

「诶?」對寬子所說的話愣住,勇利睜大眼睛看著對自己微笑的母親「等等,媽媽-!我、我們家不是還有宴會廳嗎,為、為什麼?」

「怎麼可以讓長官住在那種地方呢,勇利,而且你們晚上不是還要討論事情嗎。」寬子走到櫃台後方,從乾淨的衣服裏找出符合維克托身材的甚平,一邊和他討論著明天早上的早餐要準備什麼的話語。

「明天早上試試看我們這裏的溫泉蛋吧,非常好吃喔。」

「耶,謝謝寬子小姐。」

「呃啊、呃-。」張著嘴完全說不出任何話,勇利看著越走越遠的兩人,絕望的想著。

  他一個OMEGA要和ALPHA共處一室?勇利抱住自己的頭。

  老天,快殺了他吧。

-----

 排版和錯字等我緩過來再修,阿,好冷

 

【維勇】Lovey-dovey talk

◆春節,不,春節都過了qaq((努力還文中

◆角色推測 人物OOC有 大齡兒童出沒

◆雙教練設定

◆粉絲禮物、電話、睹物思人

◆開車的部分還沒修完,之後會放上連結的

 

【1】

 

  年底,花式滑冰世界錦標賽畫下了尾聲,緊接而來的全日、全俄賽,讓今年剛轉換到教練跑道的勝生選手,現在只能安慰著在自己胸前賴著不走的戀人。

「勇-利-。」

「恩,維洽。」無奈的放任大齡兒童將身體重量壓在自己身上,勇利輕撫著維克托光滑的背。

  明明我才應該是被安慰的人吧,感覺自己在後方的不適,到底昨天為什麼還提議了兩、三種高難度的姿勢,一想到這裏,勇利覺得自己的腰又開始酸疼起來。

「我也想去日本-想去-!」突然,壓在身上的維克托改變姿勢,把臉埋進被掀開的小腹下摩蹭。

  勇利對著在自己腹部折騰的維克托,翻了個白眼,自從退役之後,他的身體體脂開始慢慢上升,在休賽期間和維克托四處旅遊後,現在小腹上肌肉已經完全變成充滿彈性的軟肉。

  在某次和優子視訊後,被調侃是自己幸福肥時,勇利自己才意識到維克托一直有想把自己餵成豬的願望。

『但是,勇利現在這裏又軟又溫暖阿♡。』那時,在勇利的控訴下,維克托用著期待的眼神看著他『真的超舒服的、超喜歡♡。』

  這樣讓我怎麼能拒絕他阿阿阿,勇利捂著自己的心臟,對戀人毫無預警的撒嬌萌的不要不要的,最後只能私底下自己控制體重。

  好在,假期結束之後,日本滑冰協會以勇利退役為由,希望前‧日本ACE能回國指導現在滑冰新生代們。畢竟受到了滑冰協會許多幫助,在和維克托討論之後,勇利決定擔任南建次郎今年滑冰賽季的教練。

  在日本訓練的期間,維克托三不五時就會從俄羅斯飛回過來日本,但當勇利問他要不要在日本留下的時候,維克托又以在俄羅斯那裏有要事,不能長期住在日本拒絕了他。

  直到錦標賽預賽開始,勇利從新聞中看見成為尤里奧隨行教練的維克托,一切才終於得到了解答。

 

  真是不服輸的傢伙阿,維克托,勇利順了順戀人銀色的髮絲。

 

「不想回俄羅斯...想去日本-日本-。」

「唉-,要是尤里奧聽到肯定又要跑過來打你了。」食指往維克托的髮旋輕輕畫圈,在某人準備要掀起自己的衣擺時,勇利連忙出聲制止「等等,維克托,我還要上飛機呢,SEX禁止。」

「但是...勇利不足阿-。」對著自己的肚臍眼親吻、吹氣,讓勇利不得不把這個在自己腹部作亂的人,用雙手捧起那張俊美的臉蛋。

 

  總覺得最近維克托越來越幼稚了,勇利無奈的想著。

 

「歐錦賽那時候就能過來了不是嗎?」

「但是...不想離開勇利...想和勇利在一起...。」

「笨-蛋-,我們不是已經在一起了嗎。」勇利握緊了維克托的右手,在他們右手無名指上面的兩枚閃金色的戒指,在淡黃色的室內燈光下,似乎和肌膚融為一體。

 

【2】

 

  跟著健次郎從登機口出來,勇利立刻把自己的手機開機,不出自己所料,一大堆的訊息立刻塞滿了整個手機,而且大部分都是維克托發來的。

  居然有999+的訊息,勇利笑著搖了搖頭,明明維克托也知道自己在下飛機前手機不會開機的。

  順手回了一句【笨蛋】,勇利決定先和健次郎先回飯店放行李,之後再來慢慢研究從戀人那發來的999+訊息。

 

  來到了下榻的飯店,勇利婉拒了健次郎想找自己和其他滑冰選手小聚的提案,雖然看到學生眼睛裏面充滿了不捨,但是這種非正式的聚會,對自己這種不擅長的人來說,還是少參加為妙。

「這是勝生先生的房卡。」從櫃檯服務員手中接過房卡,勇利疑惑的看著似乎有話想說的服務員「那個、勝生先生?」

「是,還有什麼事嗎?」

「那個,真的很抱歉,從前幾天開始就有一大堆您的粉絲寄東西到我們飯店,雖然已經跟主辦單位反應過這件事,不過還是希望由您來決定是否要處理掉。」

「阿,抱歉。」勇利一手揉著太陽穴,臉色尷尬的回答「造成你們的麻煩真是不好意思...那個...方便我去看一下嗎。」

「是,請跟我來。」

  勇利看著因為自己的話而鬆了一口氣的服務員,希望這次的東西別太顯眼才好。

 

  跟著服務員,勇利來到了類似儲藏間的地方,直接映入眼簾的便是堆成兩座小山的信件和許多的填充玩具。

  還好這次沒有太誇張的禮物,勇利鬆了口氣,自從維克托重回冰場之後,他和自己的粉絲就像是開啟了什麼爭鬥的按鈕,每一年的禮物價格是越來越誇張。

  之前還有維克托被人送一座小島的傳言,要不是他和維克托立刻發出了聲明,並且希望粉絲們改為贈送信件或不造成負擔的禮物。

  還以為自己轉行當教練後,這樣的行為能稍微停止下來,似乎是自己想太美了,轉頭對著在門邊同樣苦笑的服務員說「真是不好意思,能麻煩幫我搬到我的房間嗎。」

「不會、不會,那稍後我們就把東西搬過去。」聽到勇利願意處理的話語,服務員終於露出安心的笑容「祝您有個美好的住店體驗。」

 

「......。」

 

  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東西,勇利看著躺在飯店床上的維克托等身抱枕,終於知道服務員面有難色的最大主因。

  抱枕的一面是穿著表演服非常帥氣的維克托,另一面是全身只剩下一條黑色子彈內褲的維克托,上面還有粉絲貼心的附了一句話,讓自己和維克托好好使用的話語。

  到底是要怎麼好好使用阿,勇利頭疼的想著。

「鈴-。」手機鈴聲響起,勇利決定暫時不去管那個在床上赤裸的男人,接通了來自俄羅斯的電話。

「勇利,到飯店了嗎♡。」耳邊傳來維克托異常興奮的語調,讓勇利升起了一股不妙的感覺。

「嗯,到了,怎麼了維洽?」

「我這裡收到了一份非常Special的禮物喔♡。」

「該不會是-。」

  手機短暫的震動提醒他有新的通知,勇利顫抖的用手指點開那傳送過來的兩張照片檔案。

  果然他想的沒錯,現在在維克托身邊有一個印有自己樣貌的等身抱枕,一面是自己被眾粉絲認為最性感的露背表演服,而另外一面則是自己穿著居家服的模樣。

  為什麼自己明明穿得比較多反而更糟糕了,勇利回頭再看一眼床上的抱枕,嗯-,還是維克托的比較糟糕。

  抱枕上的陰影和線條讓維克托的肌肉似乎在閃著光芒,雖然知道床上的抱枕並不是真的維克托,但是繼續注視這個抱枕讓勇利有種在視姦對方的錯覺。

「難道勇利也收到抱枕了嗎,快拍給我看嘛-。」從手機傳來維克托的聲音,讓正專注在床上抱枕的勇利,嚇的差點把手機往床上一丟。

「呃...。」好想說自己沒收到,勇利自暴自棄的想著,但到時候回俄羅斯的時候肯定要帶回去的「...維洽...你確定要看?」

「當然♡。」

 

【3】

 

「Wow,這個真棒-!」從視訊中看到在床上自己的抱枕,維克托愉快的說著「這件表演服還是勇利最喜歡的那套呢,我記得那時侯還在更衣室...。」

「不要說啦...。」把鏡頭轉回自己,勇利看著似乎是剛洗完澡的維克托,移開視線。

  從屏幕上看到笑的十分燦爛的戀人,勇利用手指不停戳著維克托的髮際線洩憤,要不是那時候一直被維克托拜託,說想試試看刺激的地方,他才不會......。

  想起那時的脫序行為,勇利忍不住又紅了臉。

「然後...另外一面呢♡。」

「唔。」

  勇利看著畫面中一臉期待的維克托,只好認命的把抱枕翻了過來。

「...勇利...喜歡那個?」維克托把視訊鏡頭拉遠「我現在也是一樣的裝扮喔,怎麼樣♡。」

「維克托-!」勇利捂住自己發紅的臉,為什麼明明裸體的不是他,但是卻害羞的想鑽到地板裡去「快點穿上衣服拉-!」

「哈哈-。」

「維-克-托-!」

「明天是可以晚一點去冰場吧。」維克托再度把鏡頭拉了回來,低沉的嗓音在手機的擴音效果下,似乎給人一種觸電的錯覺。

 

「距離日本的早上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喔,勇利。」


-----

車後補票,大家先讓我混個更

大概是有工作了,現在正等著去受訓中

然後又要拿起我廢廢的英文【欲哭無淚.jpg】

對不起把老維寫崩了,維粉別打我qaq

感覺某個三十幾歲的人【快近四十】會越來越幼稚,老小孩代表

打完這篇讓我混一下,我想看ACCA阿阿阿阿阿

不知不覺也要來到這個地步了
感謝各位小天使的支持,雖然最近都沒更新
不然就是隨便寫寫腦洞【日本人下跪.jpg】
-----
因為今年已經開出很多奇奇怪怪的單子了
要再開點文我心裡慌
所以我們抱枕那篇開個車慶祝吧【欸?】

可惡,其實本來只是小腦洞的
但是越想越覺得
官方都已經出動,我怎麼可能不寫(×3)【又再作死的我】
本來沒打算放肉的,就算有寫也應該不會擺上來
因為感覺什麼姿勢都被寫掉了啊,各位太太的肉都太好吃,懶的自己燉
難道真的要挑戰數字手嗎
-----
總之,再次謝謝大家關注我
過年LOF清單再次擺上
【維勇】Stealth 3章 (真懷疑我寫的完嗎)
【維勇】抱枕文(修+肉)【先寫】

以上,各位晚安

一打開lofter就跳出 @腿-man 的小勇利【比心心心心心】

過去的我運氣真好,居然能抽到點圖【要改頭像啦啦啦】

今天剛好面試也結束,雖然周一要考駕照

不過拼個小短文應該是可以的【?】

腿-man:

豆丁勇利

【維勇】Stealth (8)

沒寫到預告的地方qaq

◆維勇百粉點文

◆人物角色們一腳踏入了OOC的池子中

◆靈感來自@糖莲子 大大的軍服

◆設定靈感來自全金屬狂潮 、新世紀福音戰士、齊木等,詳細設定請走→

◆設定 AU,聯邦上將×上將副官

-----

「勇利-。」

  踏出車站大門,一聲呼喊讓勇利停住腳步,雙眼視線轉到朝自己來勢洶洶的女性身上,一頭棕色的長髮在身後隨風飄揚,白色高跟鞋在人行道上的紅磚發出清脆聲響,要不是她的臉色那麼難看,肯定是一副漂亮的人物寫真。

「美、美奈子老師…。」勇利忍不住縮了縮肩膀,面對幾乎是自己半個父母的美奈子,她的突然出現打亂勇利原本的計畫,只能結結巴巴的說話「那、這個、我-。」

  此時,在腦中的【解析者】突然開始活躍起來,勇利被這樣的疼痛衝擊,牙齒緊咬住下唇。

「你-。」美奈子看到勇利難受的表情,知道又是他的天賦本領開始作用,右手手掌貼上勇利的左耳,利用自己的【同感者】讓人冷靜了下來。

「有什麼話等到回去再說,上車吧。」嘆了口氣,美奈子大拇指朝著在街邊的小轎車一指「這邊可不是說事情的好地方。」

「是-。」對美奈子強勢的態度所屈服,勇利無奈的把自己的行李放到小轎車上。

  家鄉在離開的兩年多時間裏有了不小的變化,勇利看著電氣化的街道,四周的平房也變成四五樓的高樓,商業店鋪興起,在現在正巧是學校放學的時段,人行道上可以看到許多年輕的學子們三三兩兩的嬉鬧。

  完全讓人想像不到今年年初他還在戰場上跟異種們對抗,勇利看著其中笑的最開懷的孩子,低頭沉思,正當他準備要進入消極的想法時,車子在一棟四層樓高的建築前停了下來,勇利轉頭看一眼把手煞車拉起的美奈子,皺起眉頭。

「別用那種眼神看我,前年在外頭接了一份私單後乾脆買的。」美奈子聳肩,撇過頭不看勇利充滿質問的眼神。

「老師,不是讓你別再接那種工作了嗎?」勇利揉著太陽穴,雖然還想對美奈子說些什麼,但是自己也跟她半斤八兩,都偷偷用著自己的天賦本領生活在這個世上。

  不過美奈子的工作可是真正意義上的犯罪,利用自己的【同感者】控制患者的大腦,幫被標記的OMEGA無痛的洗去ALPHA標記,這要是被聯邦政府查到那可是終身監禁的待遇。

「沒問題的,那已經是最後一單啦,現在只是個小診所的美女醫生。」美奈子擺出了一個俏皮的微笑,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站在犯罪的道路上「同時也是咖啡店的老闆喔。」

「老師你還真敢說。」勇利嘆氣,面對這樣的美奈子,他總是沒有辦法。 

  一守推開咖啡廳的木門,在門上的風鈴叮噹作響,裏頭的服務生探出頭來「歡迎光、啊-老闆,你回來啦。」

「嗯,回來了,小春,暫時別來找我。」美奈子笑著吩咐幾句,得到了服務生小春沒問題的答覆後,示意勇利跟自己上樓。

  兩人一前一後走上狹窄的樓梯抵達三樓,美奈子推開在走廊深處的一扇大門,映入勇利眼簾的是一間普通的白色診療室。

  讓勇利坐在黑色的圓形旋轉椅上,美奈子一手撕開他在後頸的抑制薄膜。

「我說你阿。」美奈子咋舌,仔細觀察著在勇利後頸的聖誕紅圖騰,隱隱發著銀藍色的流光「居然和ALPHA短期標記了。」

「是、是的。」勇利低著頭,只敢用餘光看著在鐵櫃前取藥的美奈子。

  將需要的藥品重重的放到診療桌上,美奈子口氣不好的對勇利說「然後,你還跟那個ALPHA相處三個多月、貼身!!!」

「你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啊,勝生勇利-!」

「是…是的。」

  注意到自己又被【同感者】放大了情緒,美奈子用手捏著自己的耳朵,讓【同感者】把過多的感覺消除。

「我想你的標記會一直沒有消失的原因,大概是勇利你一直跟那位ALPHA處在同個環境,環境中他的ALPHA信息素多少都會影響到這個標記。」將抑制薄膜再度貼了回去,美奈子坐到診療桌前,拿起比開始計算勇利需要的藥劑劑量。

「總之,你這半個月就好好待在家,我會幫你開些代謝信息素的藥。」畢竟不是終身標記,還不需要讓用手術把線體中的ALPHA信息素排除,想到那些手術之後的OMEGA的後遺症,美奈子搖了搖頭。

「是,美奈子老師,還有另一個問題。」勇利右手摸著剛剛被美奈子貼上的抑制薄膜,說出自己這次主要回來的目的「我的【解析者】似乎在那個ALPHA面前會抑制下來,這有可能嗎?」

「什麼?ALPHA面前會抑制?」美奈子皺眉,似乎也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情況。

  勇利也不意外美奈子的反應,畢竟像他們這種OMEGA太過稀少,直到現在勇利夫只知道兩個-一個是美奈子老師的收養人,另一個則是他的老師。

  美奈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在診療室內來回走動、思考,最後對著一臉不安的勇利說著「看來…我得給你做個腦部檢查,對了-。」

  站到了放藥品的鐵櫃,從暗櫃中拿出幾本老舊的日記放到勇利手上「這是我搬家的時候找到的東西,是我母親的日誌,你看一下會不會有些線索。」

「至於腦部檢查的事情……我過幾天會在通知你的。」

  勇利接過那些老舊的日記,雖然現在不能馬上得出結論,但是已經找到解決的方向,他對著美奈子漾起微笑,感激的說「謝謝你,美奈子老師。」

「說什麼話呢。」美奈子笑著揉著勇利柔軟的黑髮「不過該打入帳戶的費用可一點都不能少喔,勇利。」

「是、是,美奈子老師。」聽到美奈子玩笑語氣,勇利無奈的笑著。

  這副身體的問題……就等到檢查結果再煩惱吧。

 

 

  車子在橋的一端停下,勇利對著熟悉的街景鬆了一口氣,在家鄉吹起的現代風似乎只到這裏就停了下來。

  要是等等發生經過自己家門還不知道的蠢事就太丟人了,勇利想著。

「就先送你到這裏了,幫我跟寬子和利夫、真利問好啊。」美奈子從下降的窗口對勇利道別,緊接著在他的視線中就只剩一個冒著白煙的車尾巴。

  也不知道美奈子老師的車技到底是從哪學來的,勇利微笑的搖頭,拉起自己紅色老舊的行李箱,往在橋另一端的家-烏托邦勝生走去。

「阿,小勇,你回來啦。」在店鋪外搬貨的寬子一眼就看見站在街口處的勇利,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籃,對著風塵僕僕的小兒子說著「回程辛苦了,爸爸在裏面已經做好飯等你囉。」

「媽,我回來了。」勇利上前擁抱已經略顯老態的母親,想起很久以前決定報考軍校的自己,肯定讓她操透了心「對不起,這麼晚才回來。」

  想起兩年前,自己同意上異種前線前,得到一次和家人告別的假期,當時回家的他直接被寬子大聲的斥喝,那時候勇利才意識到他的行為是如此的脫序。

  後天在自己坐上往前線的軍車前,寬子在他身上披上祈求武運昌宏的千人針,流著眼淚對自己低語,希望能兒子能平安回來的話,直到現在勇利都無法忘記。

「沒關係、沒關係,小勇,信件都有寄回來阿。」摸著已經高過自己一個頭的小兒子,寬子微笑的說著「好了、好了,快點進去吧,爸爸和真利都很高興你回來喔。」

  被寬子直接趕到門口,在勇利伸手準備開門的瞬間,拉門先一步在自己的面前被打開。

「啊,勇利,回來啦。」真利愣了一下,隨即勾起微笑,讓開身體把走道讓出來。

「是的,真利姐,我回來了。」

「汪、汪-。」

  一道小小的黑影也朝勇利衝過來,是自己好久不見的愛犬-小維。

「小維也是,好久不見。」一把抱住在自己腳邊轉圈的愛犬,勇利愉快的接受小維愛的口水歡迎式。

 

  晚飯時間,利夫向店前熟客們打了聲招呼,說暫時不提供服務的話語後,轉身來到在店後面的餐桌坐下。

「所以現在勇利是回到後勤了?」利夫開心的喝著酒,一邊用手中的筷子夾著在餐桌上的刺身「這樣很好、很好啊。」

「是的,爸爸,現在是在後勤任職。」勇利微笑的回答,然後耳邊傳來寬子叮嚀利夫別喝太醉的話語。

「欸-之前勇利在信上說的那個前帝國人上司…叫什麼來著,維克托‧尼基…嗯,前幾天在電視上有報導喔,啊-你看-。」真利指著在遠處的電視機,上面正好是維克托外出巡視的片段,揮到一半的手還突然拉著在身旁的勇利,最後兩人在畫面中一起揮手「簡直像個花花公子啊,勇利,就算是副官你也要注意點,那種情況可以算是職場騷擾喔。」

「真利姐,你想太多了。」勇利差點把自己手中的茶水打翻,黑著臉看著一臉趣味的真利「絕對!沒有!八卦-!」

「呿-,還以為能得到一些內幕消息呢,不是說他是今代最強的ALPHA嗎?」真利沒有理會自家弟弟的咆哮,繼續追問下去「不是說帝國那裏有能力的ALPHA都會有成群結隊BETA服侍他嗎?我們政府真的有幫他安排OMEGA相親嗎?勇利,告訴我嘛,是真的還是假的。」

「……你到底從哪聽來的,姐姐。」勇利無語的看著真利,雖然知道總統閣下有意願讓維克托站在風口處,但是這種惡趣味的傳言是怎麼回事,勇利嘆了口氣,至少讓自己家人清楚上司的為人。

「上將雖然會有出人意料的舉動,但是實際上是個很認真的人,能力也非常優秀,沒有所謂成群結隊BETA服侍,也沒有所謂的OMEGA相親,沒有-!」

「欸-真意外聽到你說這種話呢,勇利。」對勇利極力辯駁的態度,真利手中的酒杯晃啊晃,ˇ這還是少數看到自己弟弟在工作外的事有那麼強硬的態度「我還以為你只會在工作上有這種表情呢勇利,而且你不是特別不擅長應付那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嗎。」

「啊、難道-勇利很喜歡你那個上司?」

「……你喝太多了,真利姐。」勇利決定暫時不要理會開始胡言亂語的姐姐「好好吃飯。」

「媽媽,你看勇利-!」

「是、是,真利也別喝太多酒了,等等還要收拾東西呢。」寬子微笑的看著兩人鬥嘴,

 

「小勇,明天讓美奈子老師也一起過來吧。」晚飯結束後,寬子對著正在收拾自己餐桌的勇利說話「抱歉,今天店裏突然忙起來,就麻煩美奈子老師去載你了。」

「沒關係的,正好我也想美奈子老師。」勇利揮了揮手表示無所謂,不過美奈子應該還在處理自己腦部檢查的事情,近幾天是沒有時間的「…但是老師最近有點事,明天大概不行。」

「這樣啊…,啊,爸爸,你喝太多拉。」寬子點頭,回頭一看就發現利夫準備把手伸向已經準備收起來的酒瓶。

「寬子不要限制我嘛,今天是勇利回來的日子呢,要喝、要喝、一起喝-!」利夫紅著臉再度為自己盛上一杯酒,在外場的熟客們似乎也嗅到一絲酒的氣息,紛紛向寬子求情,讓利夫出來跟他們一起喝的事情。

 

  看著大概又要發起酒瘋的爸爸,勇利和寬子相視而笑,今天晚上似乎又是一場硬戰呢。

 

-----

暫時修完了,補補寫的感想

把句子在拉順了一點,我想我的文大概永遠沒有完美的時候

關於美奈子的【同感者】

大概是能改變人的感覺,再做手術的時候能讓OMEGA產生一種無痛的錯覺

副作用就是美奈子很容易被四周環境或者被自己的情緒影響,大概

目前設定真利是很關心勇利的好姐姐,常常打趣勇利【其實我性格還沒想好】

-----16號補充-----

把爸爸的名字改了 利也→利夫,謝謝@加碘斯洛芬克的幫忙

啊呀, 之前寫文的時候就覺得卡卡的

在plurk的耍廢短文也是,如下

「嗚、嗯。」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利也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聽進去了多少......。

這裏連續有兩個也簡直要逼死我

BTW,最近又有一篇好文完結,我都不知道要看什麼了qqqqqq

-----

謝謝YUJI抓蟲,居然在修的時候沒看到,蠢蠢

【不知道為什麼沒辦法標你QAQ】

【維勇】咖啡還是蛋糕(不定期更新)

◆另類美食,偏西點類?

◆來自 @腿-man 的腦洞,哈哈

◆角色OOC,謝謝

◆這是卡文小產物,反正這個PARO我就先佔,不定期更新

◆設定 AU,明星×甜點師

-----

  虹吸式的玻璃器皿在火焰上發出哧哧的聲響,熱水從管子慢慢向上移動,在上壺出現細小而均勻的小氣泡。

  兩平匙半的咖啡細粉倒入沸騰的水中,手中木棒下壓、攪拌,褐色的粉末立刻佈滿在熱水之中。

  咖啡的香氣越來越濃郁,手錶上的指針走過一個半圈,離火、冷卻,咖啡液體一瞬間從上壺跑到下壺,留下圓圓的咖啡小山包,非常可愛。

  白皙的左手虎口扣著虹吸上壺的玻璃邊緣,一個巧勁讓上下壺分離,右手握著手把輕輕搖晃,將咖啡液均勻的平分在咖啡杯中。

「這是您的中焙藍山和千層蛋糕,請享用。」單手托住木制的餐盤,為坐在窗邊的客人獻上今日的推薦餐點。

 

  這裡是勝生烏托邦,是一間父輩流傳下來的洋菓子店,近年來因為咖啡飲品的盛行,改造成了蛋糕和咖啡的複式下午茶店。

  但是附近的便利店也開始有現煮黑咖啡的服務,平價的價格比對現煮咖啡的高單價,一般人都會選擇比較優惠的商品,雖然熟客還是會選擇在店裏用餐,來客量降低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回到吧檯,今年二十三歲,除了在家裏工作外完全沒有其他經驗的勝生勇利,小小的嘆了口氣。

「叮叮-。」門上的風鈴聲響起,勇利的視線往著店內富有韻味的歐式木門看去。

  冬天的暖陽從推開的大門一湧而入,帶著墨鏡的男人背著光走進了店鋪,他的身材非常高大,大概有一百八的高度,身上穿著材質細緻的棕黑大衣。

  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,勇利停下了手上擦著玻璃的白布,走到櫃檯問「歡迎光臨,請問需要什麼嗎?」

  在男人拉下墨鏡的瞬間,勇利終於知道自己莫名的熟悉感是怎麼來的,棕紅色的眼睛眨了又眨,不可置信的盯著出現在眼前的偶像。

「噓-。」維克托食指輕輕的擺在自己的唇上,今天的他可是偷偷瞞著經紀人雅科夫跑出來,要是被粉絲拍到就麻煩了,看著伴隨自己的警告而雙手摀嘴的可愛店員,維克托有些心血來潮。

「有什麼推薦的咖啡嗎,店員先生?」


-----

明明最近心情不錯,但是就是寫不出來【跪】

整天想一些有的沒的

已經有大概一年時間沒接觸咖啡器具,而且最近沉迷50嵐的紅茶qaq

一但接觸了非常好喝的咖啡

面對平價的實在是沒什麼想喝的慾望【但是還是喝】

現在都是手沖比較多,淺培的咖啡超讚的

挑戰一下有點文藝氣息的寫法,但是看來還是有點不到味

可能這篇來個咖啡器具推廣?

-----

擦著玻璃的玻璃壺,不,我在寫什麼hhhhh

【維勇】Stealth (7)

最近懶的作圖,不好意思

◆維勇百粉點文

◆人物角色們一腳踏入了OOC的池子中

◆靈感來自@糖莲子 大大的軍服

◆設定靈感來自全金屬狂潮 、新世紀福音戰士、齊木等,詳細設定請走→

◆設定 AU,聯邦上將×上將副官

-----

  回頭看著來勢洶洶的ALPHA男人,勇利收回臉上的笑意,一旁的健次郎也擋在兩人之間,臉色難看的說著「你這傢伙-。」

「南士官。」抬手按住健次郎的肩膀,制止他過激的發言,對著眼前曾經的副手,後來卻是把自己趕出計畫的推手,勇利冷漠的說著「石田中尉,你有什麼問題嗎?」

  當再次被那雙無機質的眼神注視,石田想起了當初遇見勝生勇利的場景,明明應該只屬於ALPHA的行列中,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BETA異類。

  才華洋溢、天賦過人,用這些詞語都還不足以形容勝生勇利這個人,在他們ALPHA都不理解異種的時候,這個BETA就已經開始分析出敵人的武器結構,舉出數種能重創異種的方法,並且效果拔群。

  理所當然,勝生勇利成為在前線研究異種的總指揮,開創了第四部門的新計畫-AGAPE和EROS。

  一個平凡的BETA居然能超越他們這群優秀的ALPHA們,雖然聯邦一直推崇的平等的ABO政策,但是在軍部這個崇尚力量的地方,還是隱約的以ALPHA為首。

  作為一個軍人世家的ALPHA,勝生勇利的出現打破了石田從出生以來所有的認知,緊接著他被安排進入了A&E計畫,成為勝生的副手。

  在幫助了帝國的將軍後,勝生因為懲處而離開了執行官的位置,作為副手的自己順利的成為A&E計畫的執行官,但是他卻發現計畫的重心依舊在勝生的手上,這件事讓升上執行官的他,在其他部門的ALPHA眼中,成為了巨大的笑話。

  忌妒心的作祟下,他開除勝生和部分的成員,沒想到在這之後,不管他再怎麼努力,A&E計畫始終毫無進展。

  A&E,簡直是為勝生勇利而生的計畫,在接到降職通知的時候,石田簡直不敢相信手上的文件,沒想到勝生居然又回到了這裏。

「哼,你的計畫根本是天方夜譚,就算你是發起者也是一樣。」想著自己快半年的恥辱,石田咬牙切齒的說著「也只有你那些愚蠢的隊員會站在你的身邊了,勝生。」

「你說什麼,混帳-!」健次郎憤怒的看著石田,完全顧不上可能會擔上不敬長官的懲罰。

「士官-!」喝阻了想往前衝的健次郎並把人拉到身後,勇利深吸了一口氣,對著自己曾經的副手說「石田,在我寫下申請書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AGAPE和EROS只會從我的手中誕生。」

「我想你應該也知道我要說什麼。」從身上的文件中取出一份紙張舉到石田面前「你已經不適合繼續待在A&E了,這是你的調職通知,中尉。」

  粗魯的奪走了勇利手上的通知單,在迅速的讀過上面的文字後,石田手上的通知書揉成一團廢紙。

「你居然讓我要那個廢物部門去,勝、生、勇、利-!」

  迎面而來的拳頭,勇利下意識的舉起自己手中的文件,大概自己的臉上要多出一些傷口了。

 

「勇利。」熟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,勇利把臉從文件中抬起,站在他前面的是應該要在第三部門的維克托,右手直接擒住石田的手腕,力道重的讓對方直接跪到在地。

「無故挑起紛爭、以下犯上、不敬長官。」維克托直接讓手腕發出喀擦的聲響,勇利從背後瞄了眼情況-右手腕脫臼,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害,不過還是需要休養一段時間。

「勝生是我的副官,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,中尉。」維克托鬆開自己的手,彎腰對著石田放出極具攻擊性的ALPHA信息素「警告一支,希望你記取教訓。」

「...是、收到,上將。」右手的手腕還疼痛的讓人快說不出話,但是在維克托的信息素下,石田忍著疼痛顫抖的回答。

「非常好,現在滾吧。」維克托語氣輕快丟下一句話,雖然沒看到上司的表情,不過勇利覺得那一定十分恐怖。

  在石田跌跌撞撞的離開了他的視線,維克托轉身盯著站在勇利身後的健次郎。

「阿、阿,維克托上將、勝生隊長,我先離開了,隊長再見。」在維克托充滿深意的注視下,健次郎才想起自己是偷跑出來的事實,三步併兩步的消失在走廊盡頭。

  整個走廊只剩下自己和維克托,充滿攻擊性的信息素瀰漫在整個空間裏,雖然不是針對自己的,但是作為OMEGA的他影響還是很大的。

「...上將,可以不要靠的那麼近嗎。」勇利覺得他的臉頰肯定又紅了,不中用的OMEGA身體升起的莫名燥熱感。

「嗯-。」維克托發出了意義不明的低語,抽走在勇利手上的文件,右手舉著他們在空中晃了晃「這種東西是沒辦法保護住自己的喔,勇利。」

「是。」快速的奪過被拿走的文件,勇利立刻跟這個危險的ALPHA拉開兩步遠的距離。

「勇利真壞,我可是幫你解決了問題喔。」維克托微笑的說著,手掌勾著副官的腰部「沒有獎勵嗎?」

  再度讓【解析者】出來冷靜了腦袋,勇利突然發現自己好像習慣這樣的冷靜方式,無奈的拍開貼在腰上的手掌「上將,如果你能好好的把報告寫完整的話,我會更高興的。」

「诶-,勇利不是寫的很好嗎,繼續保持下去嘛。」維克托雙手一攤,給勇利一個燦爛至極的微笑「說起來上將的工作只是巡視這些計畫,寫報告書這種事並不是我的工作範圍喔。」

  一本正經的說著好像是真理的話,勇利覺得自己額頭上的青筋浮現,他的桌子上還放滿了一大堆被維克托弄壞的維修、報修申請書,以及希望維克托能把試驗品交回的抱怨【投訴】信。

  真想把那些信件都砸在他身上,勇利冷漠的看著動作俏皮的上司,如果眼神能殺死人,大概眼前的傢伙已經死了千萬遍。

「維克托上將-。」勇利擺出了自己被優子和披集認證的天使微笑,用甜美到膩死人的嗓音對眼前的長官說著「我想之後不用在幫上將您申請使用書了,畢竟上將您的工作只是巡視這些計畫嘛,根本不需要上將您親自去接觸武器嘛。」

  氣氛突然陷入了沉默之中,維克托驚訝的看著眼前的勇利,沒想到自己任勞任怨的副官居然會有這種表情。

「...Wo-w?」

「......剛才有點失言,請上將不要在意。」擺正自己的心態,勇利看著自己手上的時間「午餐時間差不多要到了,上將要回去用餐嗎?」

  看著上司有點迷茫的點頭,果然披集說的沒錯,這一招的殺傷力的確很高。

「我了解了,請上將先回去等我,我等會就來。」

  自從上午的事情後,勇利覺得今天一整天的工作量似乎都少了不少,當然主要還是歸功在自己的微笑上面。

  看到原本氣沖沖的想來找自己討回新型手槍的部長,最後一晃一晃的走出自己辦公室的場景,勇利覺得似乎也不錯。

  至於在辦公室門後偷偷觀察自己的維克托,勇利冷笑,並不影響自己的工作效率。

  晚餐便在維克托不停的注視和後來雅科夫的訓話中畫下尾聲,勇利摸了摸在自己腳邊吃飯的馬卡欽,無視了某個吃飯不專心的上司。

 

 

  耳邊傳來手機的鬧鈴聲,勇利把臉頰從僵硬的手臂中抬頭,雙眼看著電腦螢幕上異種的圖像,腦袋一片空白。

  他,是睡著了?

  像是一個剛被按下的開關,【解析者】慢慢的開始分析著他所看見的東西,不過馬上被勇利的驚訝給壓住。

  勇利回頭望著遠在床頭的藥罐,雙手撐住腦袋,低頭思考是什麼時候開始【解析者】發生這種異常狀況。

  從一開始維克托上任後發生的事情,那時【解析者】似乎只在自己需要它的時候才運作,他一直以為是自己壓力過大、用腦過多才導致【解析者】的冬眠狀態,但似乎不是?

  他第一次遇見維克托的時候,【解析者】似乎也是沒什麼運作?一想到這裏,勇利覺得整個人都要不好了。

「...不行,我得回去一趟。」勇利算了一下自己今年的假期,加上在前兩年在前線的部分,扣掉自己短暫的發情期,足足可以在家鄉待上小半個月,對家人和美奈子老師發了自己近期會回去的短訊,勇利揉了揉發澀的眼角。

  他得弄清楚自己身體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,之前因為害怕美奈子老師逼問自己頸後的標記,在從前線下來後一直逃避回家這件事,但是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。

 

「勇利,這是怎麼回事?」在聽完勇利的晨間會報後,突然跟自己說要回老家休假半個月的消息,維克托不得不往昨天的事情上想「是因為昨天的事?」

「不,上將。」勇利知道自己的舉動肯定在上司眼中很詭異,但是他必須要拿到這份假期「我已經有兩年半沒有回去了,軍研部的各個計畫也慢慢上軌道,A&E計畫也在第二機體的製作階段,我想是時候給自己放個假了。」

「那工作交接的部分呢?」維克托食指輕點在申請文件上的簽名,副官的筆跡非常的端正、一絲不苟,就像勇利一直以來給自己的形象。

「請放心,都已經處理好了。」勇利拿著自己早上整理好的人事名單,遞到維克托的面前「待會我會安排他們跟著我們,熟悉一下上將的作事風格,這裏是他們的檔案,請過目。」

  零碎的注意事項從勇利的口中說出,維克托看著都把一切都處理妥當的副官,最後只說了一句「我好像沒什麼理由讓你繼續留在這裏。」

  手中的鋼筆筆尖在空中晃了一下,最後維克托在申請文件的同意處簽上名字,交回到勇利手上。

「好好享受假期吧,勇利。」

-----

然後,你們想猜劇情會怎麼走嗎?

再度收回了前面的梗

希望你們喜歡

最近因為某件事要開始花錢,心疼我錢包

-----

補個圖XDDDDD,反正髮際線我畫對了

又畫了一張,是說我的(8)大綱還沒寫